唐诗宋词300首-古诗词大全-唐诗宋词精选 - 古诗词网
唐诗宋词300首-古诗词大全-唐诗宋词精选 - 古诗词网

李白《三五七言》鉴赏、赏析和意境解读

作者: 杜甫 发布时间: 2022年03月01日 08:45:29

秋风清,秋月明。

落叶聚还散,寒鸦栖复惊。

相思相见知何日,此时此夜难为情。

这是一首秋夜怀人的短诗。诗人怀念的对象是男还是女,没有明说。但从诗意看大约是女性。

诗的头两句是写秋夜的风月。风清而月明,景色似乎宜人。但接下两句既承且转,前一句承“秋风”而来,因为是秋季,所以才有“落叶”。也正因为有“风”,所以“落叶”才会时聚时散。这风转叶飘的情景,便为原是“清景无限” 的月夜,着上了一层阴冷、灰暗的色调。

下一句“寒鸦栖复惊”也是承上而来。“寒鸦”,《本草纲目》:“慈乌,北人谓之寒鸦,以冬月尤盛也。”这便进一步点明此时正是秋风扫落叶的深秋季节。寒鸦的“栖复惊”,一是说“风不定,人初静”,而“寒鸦”尚处在似睡非睡的状态;二是说“寒鸦”之惊当是风吹叶落的惊扰所致;三则也许是因月明,“寒鸦”疑昼,即所谓“月明惊鹊未安枝”(苏轼 《次韵蒋颖叔》)、“明月别枝惊鹊”(辛弃疾 《西江月》)。

最后两句是写思人。风清月白的夜晚,往往是情人幽会的时刻。然而诗人或因漫游兼求仕而寄身他方,或因理想不能实现而隐居庐山,有家归不得,哪里还能与亲人团聚呢!“相思相见知何日”一句,便把这种盼归而又无归期的复杂而急切的心情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。“此时此夜”,并非是前两句的简单重复。它不仅进一步点出思人的具体时间,而且意在说明诗人“难为情” 的原因。换言之,正是因为在惹人相思的月夜里,诗人才不胜其情的。“难为情”,是难以控制自己感情的意思,这里是极言思亲之深切。

这首诗在艺术上的突出特点是情景交融。前四句主要写景,但景中有情。人们常常以叶落归根来比喻人老思乡之情。所以写那“聚”而复 “散” 的“落叶”,何尝不表示诗人怀归的心情和“人生聚散实难料”的感慨呢!“寒鸦”的“栖”而复 “惊”,本来也是禽鸟的本能反应,但它在明月清风之中不能安栖,又何尝不衬托诗人那种“夜长不得眠” 的愁思呢!因此,这四句是以写景为主而融情于景,并为后两句写怀人作铺垫。后两句则侧重抒情,言短而意深,篇终而情未尽。诗人笔下的游子形象似乎并不明晰,但却给我们留下了广阔的想象余地。此时,这个游子也许正搔首踟躇,低声吟咏;也许正举头望月,归思难收。并且,写他的“相思”竟达到“难为情”的程度,不仅可知他是一个多情的人,而且还可想见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是十分深厚的。

其次是此诗语意错综重叠,具有 “一唱三叹” 的特点。这首诗名之曰“三五七言”,是因为有三言、五言、七言各两句,并且相同字数的两句又是对仗的,形式很别致。尤其饶有兴味的是,最后两句不仅对仗十分工严,而且每句中都有当句对,即“相思”对“相见”,“此时”对“此夜”。加之 “相”与 “此” 字重出叠见,读来回环往复,又给人以情意缠绵之感。

这首新颖的诗虽然被王琦收入《李太白全集》中,但它的归属问题并没有得到完全解决。后蜀韦榖在《才调集》中选入此诗,以为无名氏作。宋杨齐贤在《李太白集集注》中则说:“古无此体,自太白始。”但宋严羽在《沧浪诗话》中却认为此诗是隋郑世翼所作。明胡震亨也说:“三五七言始郑世翼,李白继作。”(《唐音癸签》卷一)笔者认为,谁是三五七言诗的首创者是很难判断的。即使我们发现了一首大家公认最早的三五七言诗,也不能断定其作者就是三五七言诗的首创者,因为年代的久远和书籍散佚,很可能第一首三五七言诗根本就没有传下来,我们所见到的也许是第几十首、第几百首也未可知。因此,我们只能就这首诗来谈它的归属问题。从诗意看,此诗应为李白所作。其根据主要有三: 从诗的风格看,极象李白手笔。因为写这类缠绵悱恻相思之情,是李白所擅长的。打开《李太白全集》,与此篇风格相近的作品还有《长干行》、《江夏行》、《金陵酒肆留别》、《长相思》、《夜坐吟》、《静夜思》等。此其一。从诗人惯用的句式看,与此诗最后两句“相思相见知何日?此时此夜难为情”相近的诗句,在《李太白全集》中还有:“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;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”,“一叫一回肠一断,三春三月忆三巴”,“冬夜夜寒觉夜长,沉吟久坐坐北堂”,“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。古人今人若流水,共看明月皆如此”,等等,不一而足。此其二。清赵翼在《瓯北诗话》 中说:“青莲集中古诗多,律诗少。五律尚有七十余首,七律只有十首而已。”这是因为李白 “才气豪迈,全以神运,自不屑缚束于格律对偶,与雕绘者争长。”正因为如此,在 《李太白全集》 中,长短杂陈的句式非常多,其中光是乐府诗就有一百四十多首。即使在较为整齐的四言、五言、七言诗中也常夹以短句。如 《扶风豪士歌》 全诗共二十六句,其中就有三句是用两个三言句凑成的:“抚长剑,一扬眉,清水白石何离离!脱吾帽,向君笑;饮君酒,为君吟。”又如 《万愤词投魏郎中》 以四言为主,但又杂以五言、六言、七言,乃至十一言。因此,在李白的笔下出现这样的三五七言诗是完全可能的。此其三。这后两个特点,也是李白浪漫主义诗风所决定的。由于李白感情充沛,气势磅礴,诗成之后往往脱口而出,所以必然会突破旧有形式而大量采用散文化的诗句。

热门标签
/templets/default/footer.htm,